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关兼常 >

基础知识] 原来这篇日本刀的入门资料一直没人发过?那我就来补全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关兼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自公元六年開始,日本人自中國江南和朝鮮半島傳入了鍊鋼的技術,經歷了千年以上的發展,成為日本獨有的「Tatara」鍊鋼法。

  「Kura」鍊鋼法以「真砂」(Masa) 砂鐵為材,砂鐵 比西方鍊鋼法所用的 鐵礦石 含較少的磷、錳等雜質,所以製成的鋼材純度較高。冶金師先將砂鐵加到鍊爐中,再添加特定的木炭炒鍊。有別於西方鍊鋼法所用的 焦炭,木炭 中的含硫量較少,所以對鋼材純度的影響也較低。由於日本古時一直未有機會發展高溫鍊爐技術,爐火溫度不會超過攝氏 1000 度,砂鐵不會完全熔解,所以製鍊所需的時間甚長 (需要三日三夜的連續作業時間) (註:這亦是日本鍊鋼法必需使用總表面積遠高於 鐵礦石 的 砂鐵 的原因)。一般而言,每 13 噸砂鐵加上 13 噸木炭,最多只能鍊出 2.8 噸有用的鋼鐵,其中只有少於 1 噸的優質品能夠被選定為「玉鋼」(Tahamagane),作為日本刀「皮鐵」(Kawatetsu) 的材料。

  「Zuku」鍊鋼法常見於古時大規模的冶鍊場,以「赤目」(Akome) 砂鐵為材,需要四日四夜的連續作業時間。有別於「Kura」炒鋼法,木炭先被加到鍊爐中,然後再添加砂鐵炒鍊。「赤目」砂鐵的雜質較多,每 13 噸砂鐵和 13 噸木炭只能鍊出 0.8 噸有用的鋼鐵,例如「左下鐵」、「庖丁鐵」等,作為日本刀「芯鐵」(Shintetsu) 的材料。

  炒鍊以後,得到一整塊素質不均的鐵塊。冶金師會用大鎚將鐵塊打碎,再將碎鐵分門別類。「Kura」的完成品有「玉鋼」、「破面」、「鐵滓」等;「Zuku」的完成品有「左下鐵」、「庖丁鐵」等。「玉鋼」的碳含量約為 1.0 到 1.5%,「左下鐵」約為 0.7%,「庖丁鐵」約為 0.1 到 0.3%。

  「Tatara」鍊製的鋼鐵含極少雜質,材料容易焊合,最適用於鍛製刀劍,更是製作日本刀「折返鍛鍊」工序中的必要條件。反觀現代的鋼材,當中多含有大量鐵質以外的添加物,令鋼材難以焊合,根本不適用於日本刀的「折返鍛鍊」。而且,現代鋼材以高溫爐火熔解鍊製 (經過攝氏 1500 度以上的高溫),會有鐵晶體肥大的問題,沒有經過適當的回火工序的話,就不能令粗大的晶體重組成細晶體,製成品的強度和韌性就會受到影響。不過,回火工序本身又會消耗鋼材中的碳份,令完成品的表面硬度 (和鋒利程度) 大受影響。

  日本的傳統鍊鋼法名為「Tatara」,這一個奇怪的名字,又是從何而來呢?有一個說法,就是日本遠古時代的「神武天皇」,其皇后名為「媛蹈 備 五十鈴姬命」,日語發音為 Hime-TATARA-Isuzu-no-hime-no-mikoto,而「Tatara」一名則由「蹈 備」二字而來。(註:備 字應加上 革 部。)

  另外一個說法,「Tatara」一名其實借自外來語,有「猛火」、「加熱」等意思,如百濟語 (古朝鮮語) (發音為 tatara)、新羅語 (古朝鮮語) (發音為 tatara)、韃靼語 (發音為 tatatoru)、古印度語 (發音為 ta-tara) 等。而日本語中的「刀」字 (發音為 katana) 或許也是由此而來。

  19 世紀西方鍊鋼術的傳入,令「Tatara」鍊鋼法日漸式微。二次大戰的影響,更令「Tatara」技術一度失傳。經過由盛轉衰的歷史,到 1977 年,「日本文化廳」與「日本美術刀劍保存協會」攜手合作,在「靖國 Tatara」冶鍊場的遺址重建「日刀保 Tatara」冶鍊場,為日本刀匠提供優質的「玉鋼」,令製鍊日本刀的藝術得以留存。

  (註:據現時「美濃傳」技術保存者之一關兼常先生表示,「武生鋼材」出品的特殊鋼材「V 金 2 號」也是合格的「玉鋼」材料。)

  --------------------------------------------------------------------------------

  「刃」即是邊鋒斜面經過焠火加硬的範圍。因為與刀身其他部份的鋼結晶結構不同,所以兩者之間出現可見的界線,稱為「刃文」(Hamon)。在刀身的上半部,砍劈時最常用到的「刃」稱為「物打」(Monouchi)。不同的刀工流派,不同的鍛鍊法門,會造出不同形式的「刃文」,大致可以分類為:

  呈直線狀的刃文稱為「直刃」。「直刃」以外的「刃文」都可以被稱為「亂刃」(Midareba)。

  「刃文」不同的部份也有個別的稱呼,以波浪狀的「刃文」為例,向邊鋒的浪底稱為「谷」(Tani),向刀背的浪頂稱為「頭」(Kashira),中間的部份就稱為「腰」(Koshi)。

  以材質學的角度而言,「刃」含有大量的「馬登斯」晶體 (Martensite),簡單來說,即是高溫晶體結構因為急冷的緣故被鎖緊在「亞穩」(Metastable) 的狀態,所以晶體之間存在很大的內在張力,造成 堅硬 的效果 (可以用籐織工藝作比喻:一束鬆散的籐枝可以隨意擺動,如果將籐枝織成籐籃,每根籐枝因為受力變向而互相緊扣,所以製成的籐籃就會有相當的支撐度)。

  不同流派的製刀方法,應用不同的材料,配合不同的加熱溫度 / 時間,以不同厚薄的泥土包封,使用不同的冷卻速度 / 手法... 這些都會影響「馬登斯」晶體的粗細和分佈情況,令「刃」出現不同的反光效果。

  將刀身斜向光源約二、三十度,如果發現「刃」上出現粒體狀的反光,這就代表當中含有大量稱為「沸」(Nie) 的粗粒鐵晶體;如果「刃」的反光平滑,即代表當中含有大量極之幼細,不能被肉眼辨出的「勼」(Nioi) 晶體。不過,幾乎所有刀「刃」都不只含有單純一種的晶體結構,而是「沸」和「勼」夾雜;「沸」晶體較多的就稱為「沸出來」,反之,刀「刃」就是「勼 出來」了。

  「刃」晶體的分佈與「刃文」效果簡稱為「動」(Hataraki) (註:動 字應加上 人 部),有以下的分類:

  「沸」晶體與「地肌」(「地」的紋理,詳情見下面「地」一節) 夾雜,以多條線紋的形態出現,形似大漠流沙。

  合有大量「馬登斯」晶體的線狀紋,有很高的反光度。若線狀紋多彎呈閃電形,則稱為「稻妻」(Inazuma)。

  一節「刃文」尖銳地陷入「地」的範圍內。若陷入的方向對向「切先」(刀尖),則稱為「逆足」(Sakaashi),為「備中國」著名刀工「青江」的特色。

  「沸」晶體通常在「刃」上出現,有時亦會侵入到「地」的範圍裡,稱為「地沸」。例如「梨子地肌」就是由大量的「沸」晶體所組成 (詳情見下面「地」一節)。刀劍學者對「沸」晶體侵入「地」的各種效果有以下的分類:

  「地」的表面出現白映或暗影,有如「刃文」的影子投在「地」的表面上,為「備前」刀劍的特徵。左圖的刀在「地」上出現暗影,稱為「影映」。若「映」的邊緣紛亂如「亂刃」的刃文,這就稱為「亂映」;若「映」的邊緣成直線則稱為「棒映」(常見於「室町」{Muromachi} 時代的刀劍);如果「映」是斷斷續續的話,就稱為「牡丹映」。另外,向刀身吹氣就會現出白色曇映的話,則稱為「白氣」,為「美濃傳」較後期作品的特色。(註:隨便向刀身吹氣可能會引致銹蝕。)

  「地」即是邊鋒斜面沒有經過焠火加硬的範圍,在「刃文」與「鎬筋」之間。經過「折返鍛鍊」而製成的刀劍,「地」的表面會出現奇特而美麗的紋理,稱為「地肌」(Jihada)。「地肌」風格的分類如下:

  狀如木板的表面,常見於產自「九州」的刀劍。如上圖開合較大的紋理可以稱之為「大板目」。

  杠 目肌 (Mokumehada) (註:杠 字應為上 木 下 工。)

  証 目肌 (Masamehada) (註:証 字應以 木 部換去 言 部。)

  好像平行於木幹 的直紋,常見於產自「九州」的刀劍。受「美濃傳」風格影響的「新刀」亦可能有這種紋理在「鎬地」之上。

  梨子地肌 (Nashijihada) 和 小糠肌 (Konukahada)

  兩者都是由細點組成的「地肌」。不過,「梨子地肌」由大量的「沸」晶體組成,並多以「研磨」的方法將晶體磨黑,令其更加突出易見;而「小糠肌」則沒有「沸」晶體。「肥前國」生產的刀劍多帶「小糠肌」。

  波紋形的地肌。名刀工「月山」的刀劍上出現的「綾杉肌」常常被稱為「月山肌」。

  「地景」的一種 (「沸」晶體通過「刃」和「地」兩處),形態有如流水行雲。常見於「水戶」生產的刀劍。

  產自「新刀」時代以後的刀劍,「地肌」沒有地域性的特徵 (只有刀匠個人的特徵)。

  此外,年代久遠的日本刀,「地」的表面或會因為長年的擦拭磨蝕,露出顏色較深的「芯鐵」,連同原有的「地肌」,形成另一種奇特韻味。例如「備中國」著名刀工「青江」的作品會產生「鯰肌」(Namazuhada) 或「澄肌」(Sumihada) 的效果、「山城國」門派「來」派的作品會產生「來肌」(Raihada) 的效果。

  「鎬地」即是邊鋒斜面之後沒有斜度的部份。「地」與「鎬地」之間為斜度的轉捩點,稱為「鎬筋」(Shinogisuji)。

  又稱為「峰」,即是刀背。不同的刀工流派,在不同的時代,會有不同的設計:帶有「角棟」(Kakumune) (又稱「平棟」) 的多為「上古刀」;「庵棟」(Iorimune) (又稱「行棟」,Gyunomune) 為產自「屋根」的刀劍的特色;「三棟」(Santmune) (又稱「真棟」) 為「相州傳」刀工常用的設計;「丸棟」(Marumune) 常見於「九州」和日本北部的「古刀」。

  「切先」即是刀尖。刀尖與刀身的分界線稱為「橫手」(Yokote)。有別於世界各地的刀劍製鍊方法,日本刀的「切先」和刀身其他部份各有獨立的鍛鍊步驟,一絲不苟。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戰爭模式,造就出各種不同的「切先」設計。所以,觀察「切先」的形狀,就可以對刀劍的生產年份作出初步的估計。

  又稱為「帽子」,即是在「切先」部份的「刃文」。由「鋩子」的外形就可以推測刀匠技考的高下,從而鑑定刀劍本身的價值。沒有「鋩子」的日本刀,要不是粗製濫造之作,就是「切先」經過相當程度的修補,甚至曾經因為折斷而被修改矯形。沒有「鋩子」的日本刀,「切先」設計的鑑定亦會變得不可靠,刀劍本身的價值就會大受影響。

  整個「切先」都經過焠火加硬的處理,所以「鋩子」不在「切先」的範圍。(註:「一枚鋩子」有別於上述 失去「鋩子」的情況,焠火加硬的痕跡仍然有形可見。)

  刀匠鍛造「切先」的時候,鋼材處於高溫狀態。焠火過後 (即是將刀身放到水中冷卻),「鎬」的部份遇冷收縮,「刃」的晶體卻會彭脹 (詳情見於下面「03 製刀步騾」中「第十一步. 燒入」 一節),所以「鋩子」會向「棟」的方向返縮。返縮的程度以 深淺 來形容,較深的形容為「深」(Fukai),較淺的而帶有急異的收勢則形容為「堅止」(Katakutomeru)。此外,返縮弧度較少的稱為「小丸」(Komaru),較大的則稱為「大丸」(Oomaru)。

  即是平行於刀身的坑紋,常常被濫稱為 血槽,更有人標榜有甚麼 放血 功能云云... (才怪!) 其實,刀匠為了減輕刀身的重量,又儘量避免影響刀身的強度 / 抗變形度 (即不能隨便磨薄刀身了事),於是沿著刀身移走一段物料,即成為「桶」。不同的刀工流派,在不同的時代,會採用不同形式的「桶」。(註:桶 字應該為 木 部加 通。)

  名匠「島田助廣」的短刀。「橫手」在刀身中間,「切先」佔去刀身的一半。刀身刻有 Osoraku 的字樣,有 奇怪 的意思。

  刀身上半段的「鎬地」被削薄為「菖蒲造」的形態 (連「切先」亦被削薄)。

  「切先」前後都有利邊 (即是雙刃「切先」)。這種雙刃「切先」可以佔去半個刀身。

  「中心」即是刀身與手柄連接的部份。歷史久遠的日本刀,「中心」往往出現銹蝕。有部份收藏家以「中心」的銹蝕狀態來鑑定刀劍的年份,卻有不法商人偽作銹蝕以求魚目混珠。「中心」的設計有以下的分類:

  狀似和服的長袖,常見於「鎌倉」(Kamakura) 末期流行的「馬手指」(Metezashi) 短刀。

  狀似魚腹 (Tanago 是日本的一種魚類),常見於「伊勢國」的「村正」刀劍。

  「刃」在「中心」的完結點,也是兵刃在砍劈時受力最大的一點。「刃區」亦是「刃文」起始的地方,而「刃文」起始的方式被稱為「燒出」(Yakidashi),對刀劍的性能 (尤其是抵抗折斷的能力) 有很大的影響。下列四種主要的「燒出」形式:

  「刃文」沒有超越「刃區」。在焠火冷卻後,「刃」晶體彭脹而引起的彎曲就不會在「刃區」出現 (詳情見於「03 製刀步騾」中「第十一步. 燒入」一節)。此外,「刃區」的韌性鋼鐵較多,可以減少刀劍在「刃區」折斷的機會。

  不論是「直刃」還是「亂刃」,「刃文」都以直線方式在「刃區」起始。這種設計常見於「新刀」時期產自「大阪」的刀劍。

  如「大阪燒出」的手法,不論是「直刃」還是「亂刃」,「刃文」都以直線的方式在「刃區」起始。不過,「刃文」起始的部份通常較「大阪燒出」的為短。這種設計常見於「新刀」時期產自「京都」的刀劍。

  (註:以直線方式作為「刃文」在「刃區」起始的設計始見於「新刀」時期。)

  乾燥的竹釘 (稱為「目釘」,Mekugi) 通過手柄和「目釘穴」,令刀身固定。

  為了防止在使用刀劍時,刀身意外脫離手柄,刀匠會在「中心」的整個表面銼出細紋,以增加刀柄與刀身之間的磨擦力,而這些細紋就稱為「鑢目」。一般來說,大多數日本刀的「中心」部份,底面兩面都會有「鑢目」挫紋;不過,「新刀」時期名刀工「繁慶」的作品或只會有單面的「鑢目」。

  為了確認對消費者的責任,刀工都會在刀劍的「中心」刻上「銘」以作識認。嚴格來說,「銘」是被利器 切 在或 鏨 在「中心」上,而不是 雕刻。部份刀匠會在其不同的年紀刻上不同的銘文。有的刀工也會將刀劍的出品日期包括在銘文中。「銘」對於刀劍的鑑定異常重要,不過,不著名的刀工,或者顧客訂製刀劍作為對上級的禮品,或是給廟宇的貢獻,刀劍都可能沒有銘文,亦即是所謂的「無銘」刀劍。此外,不法商人為求混水摸魚,在刀劍刻上偽造的「銘」也不足為奇。

  日本「奈良」(Nara) 時代,「大寶律令」訂立了各級官階的名稱,例如「守」(Kami)、「介」(Suku)、「掾」(Jyu)、「目」(Sekan) 等。後來,附有「受領銘」(Zuryoumei) 的刀劍亦開始出現,即是「銘」的內容包括了官階名稱。例如,「山城國」刀匠XX製作的刀劍上會出現「山城 守 XX」一類的銘文。除了官階以外,「受領銘」亦可以包括僧侶的名位,例如「法橋」、「法眼」等。由「受領銘」的內容可以粗略估計出刀劍的年份,例如附有「左兵衛尉」、「式部丞」等銘文的刀劍都是「古刀」時期的產品。

  看過「山城 守 XX」的銘文,有人或會奇怪,為何一國之「守」會是一名刀匠?甚至有人發現同期出品的眾多刀劍之中有不少是「山城守YY」、「山城守ZZ」所作,難道山城國真的有許多的「守」存在嗎?其實,「守」是一個專職官員,只有一人,也不會 兼職 為刀匠,不過當時有不少著名刀匠得到朝廷的讚許,並容許他們在自己的作品上加上官銜,所以才出現了 山城守是個刀匠 的誤會。

  「受領銘」的內容本身受到一定的限制,例如,「江戶」(Edo) 時代的「寶永」(Houei) 年間,將軍的居城位於「武藏國」,所以「武藏守」的銘文被嚴格禁止了。

  有的銘文如「備州長船三左衛門祐定」,當中的「備州」為地名,「長船」為刀工流派,「三左衛門祐定」卻不一定是刀匠,而可能是買家的名字。這種銘文稱為「俗名入銘」,最常見於「末備前」(「戰國時代」的「備前國」) 的刀劍。「戰國」時代烽煙四起,人們對刀劍的需求奇大,令粗製濫造的刀劍一時充斥市面,出現了「數打物」(Kazuuchimono) (數支刀劍一次過製成) 和「束刀」(Tabagatana) (多把刀劍綑成一扎作一次過的賣買) 等低劣品,都附有「俗名入銘」。

  「太刀」時代結束以後,為了應用上的便利,有不少「太刀」被改短成「刀」。有不少武士亦為了配合體型,也會把刀劍改短。「江戶」(Edo) 時代的「寬永」(Kanei) 十五年 (1638 年),「德川幕府」更立法限制刀劍的長度,令更多刀劍的被改短。為了保存「鋩子」,刀劍的「切先」不能被削去,所以要改短刀劍就必需從「中心」部份著手。不過,削去「中心」以改短刀劍,就可能連「銘」都被除丟,變 成了「無銘」,如此情況則稱為「大磨上無銘」(Oosuriagemumei)。若刀劍價值不菲,不能隨便失去銘文的話,仍有好些辦法可以應付:

  將「中心」一部份削短以改變刀劍的長度,這種手法稱為「磨上」(Suriageru)。

  若「中心」被削去的份量不多,「銘」仍然可以保留下來 (只是稍為下移而已)。

  若修改的程度較大,可以將「中心」連帶「銘」的部份向後折返,銘文則會倒轉。這種「銘」稱為「折返銘」(Orikaeshimei)。

  若需要更大程度的修改,可以將原來連帶「銘」的一小段「中心」割出,完成修改後再補回割出的一段。這種手法稱為「額銘」(Gakumei)。

  刀劍若曾被改短,武士 / 收藏家或會將刀劍送到鑑定家去重作鑑定。有一些鑑定家會在「銘」上加上自己的姓名,再為「銘」填入黃金,稱為「金象嵌銘」(Kinzouganmei)。這種做法常見於「江戶」時代的著名研磨師兼鑑定家「本阿彌」家族經手的刀劍。如果刀劍本來就沒有切鏨而成的「銘」(或是「無銘」) 的話,鑑定家就會為刀劍加上朱漆銘文 (稱為「朱銘」,Kiwamemei)。這類鑑定家加工而成的「銘」稱為「極銘」(Kiwamemei)。

  有些「銘」包括了刀劍的測試結果,稱為「裁斷銘」(Saidanmei)。「裁斷銘」包括試刀師的姓名和測試日期,並且會以「金象嵌銘」裝飾。下圖為試刀師「山野加右衛門」的裁斷結果,表示此刀曾將三具人體一次過砍斷。

  此外,因為各種原因,「銘」的格式可能會異於尋常。例如,有銘文的內容為「天正 二二 年五月吉日」,中間的 二二 其實代表 四,因為忌諱的原故所以改為 二二 而已 (日本人同樣會把 四 讀成 死... )。此外,亦有為節省佔位而用 廿 代替 二十 的情況。

  有些日本刀的刀身上刻有精美的圖案。早期的雕刻多作為刀工或武士對信仰的印記,其後發展則偏重於裝飾的作用。雕刻的題材多與宗教有關,分類如下:

  相傳「俱利伽藍」是「不動明王」的化身,雕刻以四鈷劍、蓮華和火焰代表。以雕刻的精密程度可以分為「真」(Shin)、「行」(Gyu) 和「早」(Sou) 三種,其中以「真」最為精密。

  此外,同一個雕刻題材,在不同的刀工流派底下或會有不同的設計。例如,「山城國」的「素劍」雕刻,劍尖較為圓潤,而「相州傳」的「素劍」則呈三尖兩刃狀。

  有宗教意義的梵字亦常見於早期的刀劍雕刻,這些梵字通常都是的法號,例如「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大威德明王」、「愛染明王」、「摩利支天」、「不動明王」等。

  --------------------------------------------------------------------------------

  簡單來說,日本刀的材料主要為「玉鋼」(Tamahagane)。不過,「古刀」期的刀劍所用的物料和製作法門都已經失傳。以現時的科技可以分析出刀劍完成品的化學成份,但是不能準確推算出爐火處理前的物料成份和爐火處理的溫度、時間、次數、焠火方法等資料。能夠流傳下來,最早的製刀法門主要來自「江戶」時代的記載。

  不同的刀工流派,在不同的年代,都有不同的製刀方法,以下只能約略列出一般典型的製刀步驟:

  又稱為「水減」。即是將「玉鋼」加熱並錘打成厚度為約 5mm 的薄片。聽起來像是很簡單的工序,其實不然... 為了控制鋼材的含碳量 (含碳量的保留 / 流失),加熱的次數有嚴格限制;而且「玉鋼」的硬度在其續漸冷卻時會有所改變。只有經驗老到的刀匠才能準確把握施錘力度的變化,在限定的加熱次數下將「玉鋼」打鍊成厚薄均一的薄片。

  鋼片成形後,刀匠會用水將其急速冷卻。含碳量足夠的部份會自然碎落,作為製刀的材料。刀匠要對鋼片的溫度和用水的份量有極準確的把握,才能夠收集到含碳量合適的材料。餘下的部份,刀匠會留待將來再用。

  將鋼料打碎成 2 到 3 cm 長短的細塊。不碎的部份就是含碳量過低,有些刀匠會用這個來製作刀劍的「芯鐵」。

  燒台將會成為刀身的一部份,所以必需以優質的「玉鋼」製造。(燒棒不是刀身部份,可以用任何鋼料製作。)

  將「小割」工序所得的碎鋼塊一層一層的焊接在燒台之上,如此熱力就可以均勻傳遞。鋼塊的熱黏性對焊接的效果有決定性的影響,而熱黏性則取決於鋼材的純度和含碳量,所以選用「玉鋼」和進行第一步的「水挫」工序是必要的。

  不同的刀工流派有不同的焊接方式... 平行排列的焊接稱為「短冊鍛」,交差排列的稱為「拍木鍛」,十字形排列的稱為「木葉鍛」或「十文字鍛」。

  以鍛造一支「刀」(「打刀」) 為例,就需要積聚約 2 到 3 kg 的鋼材。

  將「積重」工序辦好的物料放回爐火,以確保鋼料能夠完全焊合。為確保鋼料與空氣完全隔絕 (以免爐火消耗鋼材中的含碳量) 和容許細慢而均勻的熱力處理,置入爐火前刀匠會將鋼料用沾滿泥汁和稻草灰燼的和紙將鋼料緊緊包好。刀匠必需小心掌握爐火的溫度和加熱的時間。

  日本古時一直未有機會發展高溫鍊爐的技術,要鍊製均質的刀劍就非常困難。為克服如此問題,唯有應用「折返鍛鍊」的技術。

  將「積沸」工序辦好的鋼料返複折疊,重回焊接,只消重複 10 次,就可以造出有 1024 層的鋼材 (2 的 10 次方);層次愈多,鋼材中的碳和各種成份就會更加均一,鐵晶體也會更細緻,製成品的強度亦會較高。

  (註:不過層次太多的話,即代表鋼材在鍊爐中的時間太長,鋼材中的碳含量亦會流失太多,製成品的硬度就會受到影響,鋒利程度亦會有所限制。一般來說,日本的刀劍通常不會經過 15 次以上的折返鍛鍊。)

  在「折返鍛鍊」期間,不斷的錘打會令鋼材中一大部份的雜質化為火花飛走。雜質是鋼材的「強度弱點」,損害往往由「強度弱點」開始,慢廷至材質的整體,成為全面的損壞。「強度弱點」的數目愈少,慢廷破壞的機會也隨之減少。所以,鋼材愈純淨,其強度和韌性就會愈高。

  世界各地以高溫鍊爐製成的刀劍,成形後都會有鐵晶體肥大的問題。根據熱力學的解譯,在高溫鍊製過程中,細少的鐵晶體為減少其數目 (減低總表面積),會自行互相結合,重組成數目較少,體積較大的鐵晶體。如此一來,鋼材的強度就會受到影響。所以,以高溫鍊爐製成的刀劍在焠火之後 (即是將白熱的鋼鐵投到水 / 油中冷卻),必須重新置回低溫爐火數小時,令細少的鐵晶體在原有的晶體之間重新結晶,回復強度和韌性。不過,長時間的爐火鍛鍊又會令碳含量過份流失,影響製成品的表面硬度和鋒利程度。

  相對於西方的刀劍,以低溫鍊爐 (低於攝氏 1000 度) 鍊製的日本刀,鐵晶體一直能夠保持在細密的狀態,所以焠火之後根本就不用回火,進一步減少碳份的流失,而硬度、強度和韌性都能夠保持。

  此外,經過「折返鍛鍊」的刀劍會出現有如松木紋一般的表面紋理 (「地肌」),美觀之極。

  (註:有利必有弊。高溫鍊爐中的鋼材較軟,較易打造成形;低溫鍊爐中的鋼材較硬,較難打造,甚至不是個人的體力所能應付。如果折返層不能完全焊合,就會成為潛在的裂口,變成完成品的瑕疪。所以,一般打造過程中,刀匠會緊持鋼材,並發號司令,由兩三名體壯力健的弟子從旁以長柄大錘敲打。換句話說,製作日本刀是人力集約的工事,以血汗換取質素的偉大藝術。)

  有別於世界各國的刀劍,日本刀並非由一塊鋼材打造而成,而是由一層剛硬的「皮鐵」(Kawatetsu) 包裹著另一柔韌的「芯鐵」(Shintetsu),焊合而成。「皮鐵」由含碳量較高的「玉鋼」經 10 到 15 次的「折返鍛鍊」製成,而「芯鐵」則以由含碳量較低的「庖丁鐵」(或用低碳生鐵,或用含碳量低的「玉鋼」) 經 5 到 6 次的「折返鍛鍊」製成。

  不同的刀工流派採用不同的鋼料分佈方式,有的更會加上硬度更高的「刃鐵」(Hatetsu),硬度更低的「棟鐵」(Munetetsu),或採用經折疊卻沒有焊合的雙層「芯鐵」。

  為確保「切先」與刀身有同樣的混合鋼材分佈,也為了得到通順的表面紋理,刀匠會將刀尖斜斜切去一段 (尖角在邊鋒的位置),再以小錘將尖角打造成向後的彎弧,成為「切先」。刀匠鍛造「切先」的時候,鋼材處於高溫狀態。焠火過後 (即是將刀身放到水中冷卻),「鎬」的部份遇冷收縮,「刃」的晶體卻會彭脹,所以「鋩子」會向「棟」的方向返縮。製作「切先」是最考究手工的步騾,所以由製成品的「切先」可以看出刀匠本身的功力。

  最後的火鍛工序。刀匠用粘土、木炭粉和磨刀石的粉末調製「燒刃土」(Yakibatsuchi) (不同的流派有不同的成份和調製法),再將成形的刀身用「燒刃土」包封。「刃」的範圍用土較薄,「鎬地」和「棟」的範圍用土較厚。基本上,「燒刃土」的分佈可以由完成品的「刃文」看出一點。

  泥封好的刀身會被放到攝氏 750 至 760 度的爐火之中。刀匠由爐火的顏色以確認溫度,若溫度高於攝氏 800 度以上,完成品就會出現鐵結體肥大的現象,影響強度。

  經過特定的加熱時間,刀匠就會將刀身移離爐火,再放到水中急速冷卻,即是 焠火。(焠火的水溫、水源、手法、添加物等都被各派刀工視為最大的秘密。) 因為「燒刃土」厚薄不一的關係,「刃」的冷卻速度遠較「鎬地」和「棟」為快,所以「刃」的硬度會遠較「鎬地」和「棟」的硬度為高。亦因為急冷的緣故,「刃」的鐵晶體會發生異變,體積變大,所以焠火之後刀身會進一步向後彎曲。這個情況有別於上述的 晶體肥大 的問題,焠火後「刃」的鐵晶體數目不變,只是每一個晶體的體積變大而已。情況好比清水結冰之後密度變小,體積變大一樣。

  再經過初步的打磨、開「目釘穴」、銼「鑢目」、刻「銘」等工序後,刀匠的責任可以說是到此為止了。一般來說,日本刀的「研磨」、造鞘、金銀裝飾、卷柄等工序另有專人負責,不是刀匠的工作範圍。

  --------------------------------------------------------------------------------

  日本刀通常以其出品年代、長短、用途、生產地、設計風格或流派傳法作分類。

  日本「平安」(Heian) 時代末期以前生產的刀劍,有千年以上的歷史,是重要的考古材料。

  出自「平安」時代末期至「室町」(Muromachi) 時代的「天正」(Tensyou) 期,即約 400 到 1000 年前製成的刀劍,當中包括「平安」、「鎌倉」(Kamakura)、「南北朝」(Nanbokutyou)、「室町」和「安土桃山」時代的日本刀。(「安土桃山」時代的「慶長」(Keityou) 期為「古刀」到「新刀」的過渡期。)

  「安土桃山」時代的「慶長」期至「江戶」(Edo) 時代末期 (即是「幕末」,Bakumatsu),即約 240 到 400 年前製成的刀劍。相對於「古刀」,「新刀」的價值較低,暫時亦未有被定為日本國寶的「新刀」。「新刀」一詞出自「江戶」中期「神田勝久」著作中 新刃銘盡 的說法,即代表新材料、新製鍊法的應用。因為長達百年的戰亂,「新刀」多以大量生產為前題,當中不乏粗製濫造之作,更有不少精湛的「古刀」鍊製技術從而失傳。「古刀」時期,刀工多留守在固定的地區 (多為鋼鐵生產地),所以製成品保留著地區性的鋼鐵紋理特徵 (例如「地肌」);到了「新刀」時代,刀匠則移居大城市,以大量生產的鋼料為材,所以製成的刀劍上不留地區性的紋理特徵。「古刀」時期「一刀工一傳法」的傳統,在「新刀」時期有所變化,刀匠除了應用自己所學的「傳法」外,亦會以其他流派的手法製刀,所以「新刀」多不會留下確實的「流派」特微,卻會有個別刀匠的「個人」風格。「新刀」與「古刀」最大的分別在於「鋩子」(Boushi) 的形態,比方說,一支具有「亂刃」刃文的「古刀」,其「鋩子」勢必也是「亂刃」;一支具有「亂刃」刃文的「新刀」,其「鋩子」卻可能會是「直刃」。

  「幕末」/「明治維新」(Mejiishin) 時代製成的日本刀,約有 90 到 240 年的歷史。「新新刀」多偏重於復古,有的集「新刀」和「古刀」鍛鍊法之大成,有的以過往「新刀」/「古刀」的名作為模仿目標,有的則廷續「古刀期」的「一刀工一傳法」的傳統。「天明大飢饉」(1783 年) 加上歐美艦隊的威脅,令當時日本國內出現恐慌,人們對刀劍武器的需求亦增加了。到了「寬政」時期 (1789 年),「新新刀」的生產更到達其頂峰。附有不規則「刃文」(「亂刃」) 的「新新刀」,「亂刃」多由「刃區」開始 (相對於大多數的「新刀」,不論「刃文」是「直刃」還是「亂刃」,在「刃區」一帶的「刃文」都會保持直身)。「新新刀」的表面「地肌」也沒有地域性的紋理特徵 (因為應用大量生產的鋼鐵為材料),「地」多作反光打磨。刀身的形態可以分為兩大風格,一是模仿「古刀」的大彎度,一是帶濃烈 武骨 ,被稱為「勤王刀」的闊刃低彎設計。

  (註:以下的長短分類方法由現時日本的「銃砲刀劍類所持等取締法」制訂,與各派學術性長短分類法或有不一。)

  專為騎兵戰而設。一般較「刀」為長,刀身彎度亦較高。「太刀」沒有硬性規定的佩帶方式,不過,為了方便騎兵抽刀砍殺地面上的敵人,「太刀」一般會以邊鋒朝下的方式佩帶,並吊在腰帶以下。若「切先」上指,將「刃」視作刀劍的前方,「太刀」的「銘」就在刀身的右面。

  專為步兵戰而設。一般較「太刀」為短,刀身彎度亦較低。為求達到最快的拔刀速度,傳統上「刀」會以邊鋒朝上的方式佩帶,刀鞘插在腰帶裡。若「切先」上指,將「刃」視作刀劍的前方,「刀」的「銘」就在刀身的左面。

  包括「山城」(京都)、「大和」(奈良)、「攝津」(大阪)、「河內」(大阪) 和「和泉」(大阪) 生產的刀劍。

  包括「若狹」(福井)、「越前」(福井)、「加賀」(石川)、「越中」(富山)、「越後」(新潟)、「能登」(石川) 和「佐渡」(新潟) 生產的刀劍。

  包括「近江」(滋賀)、「美濃」(岐阜)、「飛驒」(岐阜)、「信濃」(長野)、「上野」(群馬)、「下野」(枙 木)、「陸奧」(青森.岩手.宮城.福島) 和「出羽」(秋田.山形) 生產的刀劍。(註:枙 字中的 巳 字應改為 万 字。)

  包括「伊賀」(三重)、「伊勢」(三重)、「志摩」(三重)、「尾張」(愛知)、「三河」(愛知)、「遠江」(靜岡)、「駿河」(靜岡)、「伊豆」(靜岡)、「甲斐」(山梨)、「相模」(神奈川)、「武藏」(東京.埼玉)、「安房」(千葉)、「上總」(千葉)、「下總」(千葉) 和「常陸」(茨城) 生產的刀劍。

  包括「播磨」(兵庫)、「備前」(岡山)、「美作」(岡山)、「備中」(岡山)、「備後」(廣島)、「安芸」(廣島)、「周防」(山口) 和「長門」(山口) 生產的刀劍。

  包括「丹波」(京都.兵庫)、「丹後」(京都)、「但馬」(兵庫)、「因幡」(鳥取)、「伯耆」(鳥取)、「出雲」(島根)、「石見」(鳥取) 和「隱岐」(島根) 生產的刀劍。

  包括「紀伊」(三重.和歌山)、「淡路」(兵庫)、「阿波」(德島)、「讚岐」(香川)、「伊予」(愛媛) 和「土佐」(高知) 生產的刀劍。

  包括「筑前」(福岡)、「筑後」(福岡)、「豊前」(福岡)、「豊後」(大分)、「肥前」(佐賀.長崎)、「肥後」(熊本)、「日向」(宮崎)、「大隅」(鹿兒島) 和「薩摩」(鹿兒島) 生產的刀劍。

  全盛於「平安」和「鎌倉」時期。「地肌」為帶有「地沸」的「小 杠 目地肌」。「刃」多為輕微「沸出來」,並帶有「直刃」基調,包括「直丁子」、「小亂刃」、「小丁子」等。「動」和「地沸」的形態有「金筋」、「地景」、「二重刃」、「打 chinoke」、「湯走」等。「鋩子」可以是「大丸」或「小丸」,不過紋理返縮多較淺。

  山城國:三一派、五一派、綾小路一派、粟田口一派、來一派、埋忠明壽、水心子正秀

  歷史最尤久的 傳法,設計偏重於實用性。刀身較厚,不過「鎬地」被削薄,以保持合適的重量。「地肌」以「証 目肌」為主。「刃」多為「沸出來」而帶「直刃」基調,例如「互目」、「小丁子」等。「動」的形態有「二重刃」、「打 chinoke」、「掃掛」等,而紋理不會侵入「地」的範圍。「鋩子」有「火焰」、「掃掛」、「燒詰」等款式。「切先」的「沸」晶體較其他部份明顯。

  發展歷程極長的一個 傳法,刀劍特性 (尤其是「刃」的設計) 得到很充份的發展。「平安」時代至「鎌倉」初期,「刃」多為輕微「沸出來」的「小亂刃」或「小丁子刃」(跟「山城傳」相當相似)。「鎌倉」中期開始有「勼 出來」的「刃」,「刃文」上落較大 (「頭」與「谷」的距離較遠),有「大丁子」、「重花丁子」、「大房丁子」等花式,「地肌」多為「杠 目肌」,「地」上有「映」。「鎌倉」末期「刃文」的「腰」轉闊,有「逆丁子」、「重花丁子」、「片落互目」、「蛙子丁子」等式樣... 一直發展下去,都是以多花樣的「亂刃」/「丁子」為主,「地」上或有「映」。

  備前國:古備前、福岡一文字、吉岡一文字、正中一文字、古長船、帛 田、兼光、長義、大宮、元重、吉井、小反、應永備前、末備前、新刀祐定 (註:帛 字中的 巾 字應改為 田 字。)

  「鎌倉」末期,有不少「山城傳」和「備前傳」的名刀工遷移到「相州」,成為了「相州傳」的開發者。換句話說,「相州傳」其實是「山城傳」和「備前傳」夾雜的 傳法。「相州傳」最大的特色,就是「沸」晶體較果比其他 四傳 來得更強。「鎌倉」末期至「南北朝」初期,「刃」的闊度較高,流行「大亂」、「濤亂」、「流砂」等式樣,「地肌」以含「地沸」的「板目肌」為主,有「金筋」、「稻妻」等「動」形。到「南北朝」時代,「刃」的闊度大大減少了,「鋩子」多為「沸出來」,有「皆燒」、「亂邊」、「一枚」等形式。「南北朝」末期至「室町」時代,「相州傳」作品的特色與新興的「美濃傳」混淆,令「相州傳」漸漸末落。當時「地肌」仍是以「板目肌」為主。

  相模國:鎌倉一文字助真、新藤五國光、正宗、貞宗、廣光、秋廣、末相州、小田原相州

  「五傳」中最 年輕 的一傳,由「山城傳」刀工發展而成。最主要的特徵,就是不同形式的「刃文」和「鋩子」可以在同一支刀身上出現。一般而言,「刃」都是「勼 出來」結構,不過較早期「兼氏」、「兼重」的作品或會有「沸出來」的「刃」。「刃文」種類豐富,更有「美濃傳」獨有的「兼房亂刃」。「動」的形態有「砂流」、「二重刃」、「金筋」和「稻妻」。「地肌」主要為「板目肌」,或帶「映」,部份作品有「白氣」現象,近「鎬地」處或有「証 目肌」的表現。「鋩子」有「掃掛」、「尖」等,亦有「美濃傳」獨有的「地藏」形態。

  --------------------------------------------------------------------------------

  「刀」與「差」 (有時連同「短刀」) 常被放在同一個安置架上。「刀」應該置於下層而「差」置於上層。因為傳統上,武士出門之前,先會將「差」插在腰帶裡,然後用右手提著「刀」,走到屋戶的玄關處穿上鞋子以後,才再將「刀」插在腰帶裡。擺設方式以邊鋒朝上為一貫做法。此外,傳統禮貌上,刀柄必需向左擺設,以表示無威脅性 (刀柄向右的話,即表示可以用右手拔刀,隨時出鞘傷人)。

  (註:日本武士只會把「刀」佩帶在左腰 {「短刀」除外,尤其是為配合盔甲的「馬手指」(Metezashi) 短刀},是為了方便以右手拔刀。另外,碰撞武士的刀鞘,會被視為不禮貌 {以前有不少決鬥亦由此而起!}。如果武士們都能把「刀」帶左面,即使有兩個武士在狹巷相遇,他們的刀鞘也不會互相碰觸。《當然,還要人人都遵守 左上右落 的道路規則!》)

  (註:日本武士到友人的家中探訪,先會在玄關把「刀」解開,然後用右手提著,再進入屋內。用左手提「刀」進入屋戶表示可以隨時用右手拔刀,是不信任的表現。除非有合理的原因,否則也會被視為不禮貌。)

  --------------------------------------------------------------------------------

  鑑賞刀劍時一定要顧及在場人仕的安全,亦要儘量避免刮花損害刀劍。絕不能像打仗般橫刀大馬的胡來!

  先在安全的位置坐好。用兩手將刀劍托起,然後鞠躬敬禮,以表示對 (已故) 刀匠的敬意和對古物的尊重。

  用左手緊握刀鞘,鞘底向前;右手持柄,逆刃反握 (即是「刃」朝向右掌虎口的方向)。保持「刃」向上,先輕輕拔出一小段刀身,以確保刀身沒有卡緊在鞘內。刀身若果卡緊,一次過強行拔出會令刀身失控飛出,危害自己和他人。

  慢慢的,但毫不停留的把刀身拔出至「切先」的部份。若果中途有所停留,刀身的表面或者刀鞘的內部可能會被刮花。拔刀時,要避免刀身兩面和邊鋒與刀鞘內側接觸,只有「棟」抵著鞘邊就可以了,以防刮花刀身或鞘內。

  「切先」先支撐在「鯉口」(刀鞘開口的部份),再慢慢將全過刀身移離刀鞘。

  鑑賞刀劍時,「切先」與「刃」絕對不可以朝向他人。若將「刃」視作刀劍的前方,鑑賞「太刀」應先從其右面開始,「刀」則從左面開始 (即是先鑑賞刻有「銘」的一面)。避免接觸刀身的表面,令手上油脂弄刀身,又破壞原有的防銹油層。也不應該太多言語,令口沫沾上刀身,引起銹蝕。日本古時的武士身上常備「懷紙」,有些武士在鑑賞刀劍前先用口咬著一片「懷紙」,為的就是防止刀身沾上口沫。

  如果要將出了鞘的刀劍交到另一人手上,先把刀身垂直,「切先」向上,「刃」朝向自己,才可以將刀柄交到別人的手裡。在未能確認別人能否緊握刀柄之前,千萬不能放手。

  若要鑑賞「中心」部份,一定要先徵求刀主的同意。為安全計,可以先將刀身納回刀鞘,才移除「目釘」和手柄,鑑賞「中心」部份。

  若要納刀回鞘,先用刀鞘的「鯉口」支撐著「切先」底部,同樣避免刀身兩面和刃鋒接觸刀鞘內側,再讓刀身慢慢滑回刀鞘內。

  --------------------------------------------------------------------------------

  根據日本的「銃砲刀劍類所持等取締法」(簡稱「銃刀法」),所有日本刀都必需領有由縣政府的「教育委員會」發出的登錄證。除了持有人的資料外,登錄證亦記錄了日本刀的類別、長短、「目釘穴」數目、銘文等,有一定的鑑定作用。沒有登錄證的刀劍一律被禁止在日本買賣,而且刀劍的持有人也會受到懲罰。

  此外,收藏家亦可以將刀劍送往一些專業機構作鑑定,並為刀劍辦理鑑定証。以下為日本認可的鑑定機構:

  - 日本美術刀劍保存協會 [聯絡電話:(東京) 03-3379-1386)]

  - 日本刀劍保存會 [聯絡電話:(東京) 03-3305-0848)]

  --------------------------------------------------------------------------------

  優質柔軟的奉書紙,亦有人用優質的絨布代替 (註:切勿使用動物的皮革,因為製皮是時候會留下酸性,引起銹蝕)。奉書紙用來抹走舊有的丁子油,和用來塗抹新的油層。(註:不要將丁子油直接倒在刀身上。其實,薄薄一層的丁子油己經具有極佳的防銹效果,太多反而會弄刀鞘和其他部份。)

  尖柄小鎚,用來拔除釘緊手柄和刀身的「目釘」,將刀身拆離手柄,以清理「中心」部份。

  千萬不要用「打粉」來打磨刀劍的表面!有別於多數人的誤解,「打粉」的功用其實是為了協助抹除殘留在刀身上,已經老化的防銹油層。只消在刀身上輕敲兩下,再用一張全新的奉書紙輕輕一抹,就可以抹除舊有的丁子油。傳統上「打粉」是磨刀細石的粉末集合而成,不過近來亦有用動物骨粉代替。

  --------------------------------------------------------------------------------

  --「延曆」(Enriyaku) 十三年 (公元 794 年) 到「寬和」(Kanna) 二年 (公元 986 年)

  「平安」時代末期之前的刀劍被歸類為「上古刀」,刀形有別於常見的日本刀,或為直刃,或帶雙鋒。「上古刀」極為罕有,是重要的考古材料。

  延曆 (Enriyaku)、大同 (Daidou)、弘仁 (Kounin)、天長 (Tenchyu)、承和 (Jyuwa)、嘉承 (Kashyu)、仁壽 (Ninju)、齊衡 (Saikou)、天安 (Tenan)、貞觀 (Jyukan)、元慶 (Gangyu)、仁和 (Ninna)、寬平 (Kanpyu)、昌泰 (Shyutai)、延喜 (Engi)、延長 (Enchyu)、承平 (Jyuhei)、天慶 (Tengyu)、天曆 (Tenriaku)、天德 (Tentoku)、應和 (Ouwa)、康保 (Kouhou)、安和 (Anna)、天祿 (Tenroku)、天延 (Tenen)、貞元 (Jyugen)、天元 (Tengen)、永觀 (Eikan)、寬和 (Kanna)

  --------------------------------------------------------------------------------

  --「永延」(Eien) 元年 (公元 987 年) 到「壽永」(Juei) 二年 (公元 1183 年)

  政治混亂,武士階級爭奪政權的時代。當時戰事以騎兵戰為主,所以,由「上古刀」/「毛拔形太刀」進化而成,比較適合馬上應用的「太刀」,成為了戰場上的主流武器。

  這時的「太刀」刃長約 75 到 80 cm 左右。相對於較後期的刀劍,「中心」部份比較短。「切先」闊度明顯小於刀身,稱為「小切先」(Kokissaki)。刀身在「刃區」附近有極急切的彎度,但刀身本身的彎度卻不大。較流行的「刃文」有「小亂刃」(Komidareba)。

  除了「小切先」以外,當時亦出現過一種名為「Kamasu 切先」的狹長刀尖設計。不過由於其「鋩子」不易燒製成形,「桶」的加工亦相當困難,所以很快就被淘汰了。(註:桶 字應該為 木 部加 通。)

  自日本的「後三年之役」(1083 到 1087 年) 開始,「薙刀」(Naginata) 一類的長柄大刀亦出現於戰場,與「太刀」一同作為騎兵戰的主流兵器。

  永延 (Eien)、永祚 (Eiso)、正曆 (Syuriaku)、長德 (Chyutoku)、長保 (Chyuhou)、寬弘 (Kankou)、長和 (Chyuwa)、寬仁 (Kanin)、治安 (Jian)、萬壽 (Manju)、長元 (Chyugen)、長曆 (Chyuriaku)、長久 (Chyukiu)、寬德 (Kantoku)、永承 (Eishyu)、天喜 (Tenki)、康平 (Kouhei)、治曆 (Jiriaku)、延久 (Enkiu)、承保 (Jyuhou)、承曆 (Jyuriaku)、永保 (Eiho)、應德 (Outoku)、寬治 (Kanji)、嘉保 (Kahou)、永長 (Eichyu)、承德 (Jyutoku)、康和 (Kouwa)、長治 (Chyuji)、嘉承 (Kashyu)、天仁 (Tennin)、天永 (Tenei)、永久 (Eikiu)、元永 (Genei)、保安 (Houan)、天治 (Tenji)、大治 (Daiji)、天承 (Tenjyu)、長承 (Chyujyu)、保延 (Houen)、永治 (Eiji)、康治 (Kouji)、天養 (Tenyou)、久安 (Kyuan)、仁平 (Ninpei)、久壽 (Kyujiu)、保元 (Hougen)、平治 (Heiji)、永曆 (Eiriaku)、應保 (Ouho)、長寬 (Chyukan)、永萬 (Eiman)、仁安 (Ninan)、嘉慶 (Kaou)、承安 (Shyuan)、安元 (Angen)、治承 (Jishyu)、養和 (Youwa)、壽永 (Jiuei)

  --「元曆」(Genriaku) 元年 (公元 1184 年) 到「寬喜」(Kanki) 三年 (公元 1231 年)

  「源賴朝」的「鎌倉幕府」與京都公家之間的權力鬥爭頻繁,而幕府本身亦常有內部紛爭,所以全國對武器的需求大大增加。

  隨著時代的發展,刀劍設計變得更加粗豪。「切先」有續漸被加大的發展傾向。刀身的彎度上移,分佈在刀身本身,這種設計稱為「腰返」(Koshizori)。「刃文」方面,「直刃」、「小亂刃」和「小丁子亂」(Kotyoujimidare) 都十分流行,不過有「沸出來」結構的「刃」到這時仍未出現。當時的刀劍刃長多在 80 cm 左右。

  元曆 (Genriaku)、文治 (Bunji)、建久 (Kenkiu)、正治 (Shyuji)、建仁 (Kennin)、元久 (Genkiu)、建永 (Kenei)、承元 (Jyugen)、建曆 (Kenriaku)、建保 (Kenpou)、承久 (Jyukiu)、貞應 (Jyuou)、元仁 (Gennin)、嘉祿 (Karoku)、安貞 (Antei)、寬喜 (Kanki)

  備前國 (岡山) <古一文字> 則宗、助宗 <福岡一文字>吉房、延房 <末古備前>吉包

  --「貞永」(Jyuei) 元年 (公元 1232 年) 到「弘安」(Kouan) 十年 (公元 1287 年)

  日本的「承久之亂」(1221 年) 以後,「北」(Houjyou) 一族掌握了「鎌倉幕府」的控制權。因為武士專政,所以尚武的風氣十分興旺,令刀劍的需求無形中增加了。

  應幕府的邀請,「山城國」的「粟田口國綱」、「備前國」的「三郎國宗」和「福岡一文字助真」等刀工都遷移到「鎌倉」去,令「鎌倉」一度成為日本全國刀劍的生產中樞。

  受到尚武的風氣和武士口味的影響,「太刀」的結構明顯較以往更為穩實和粗豪。刀身較闊,整體的闊度甚為平均。「切先」闊度較大,通常不會比刀身其他部份窄很多,甚至出現了「豬首切先」(Ikubikissaki) 一類特別闊厚的「切先」設計。「中心」部份則較以往的刀劍為長。刀身彎度再進一步向上方分佈,為「腰返」設計。刀身厚度亦較高。被譽為最適用於砍劈的「蛤刃」結構 (即是凸弧形的刀身結構) 在這時出現了。「刃文」設計愈見精美複雜,流行的有「備前國」刀工「福岡一文字」的「大房丁子」(Oobusatyouji)、「重花丁子」(Jiukatyouji) 等。

  「太刀」以外,刀工亦開始生產優質的短刀。刃長約為 25 cm 左右。刀身結構多為平刃 (稱為「平造」{Hiradukuri}) 和凹弧刃 (稱為「內反」{Uchizori} 或「筍反」{Takenokozori})。「內反」結構其實是由「平造」的刀身向內打磨而成。

  貞永 (Jyuei)、天福 (Tenpuku)、文曆 (Bunriaku)、嘉禎 (Katei)、曆仁 (Riakunin)、延應 (Enou)、仁治 (Ninji)、寬元 (Kangen)、寶治 (Houji)、建長 (Kenchyu)、康元 (Kougen)、正嘉 (Shyuka)、正元 (Shyugen)、文應 (Bunou)、弘長 (Kouchyu)、文永 (Bunei)、健治 (Kenji)、弘安 (Kouan)

  山城國 (京都) <粟田口> 國綱、吉光 <來> 國行、國俊 <綾小路> 定利

  備前國 (岡山) <福岡一文字> 吉房、助真 <片山一文字> 則房 <備前三郎> 國宗 <古長船> 光忠、長光 <帛田> 守家 (註:帛 字中的 巾 字應改為 田 字。)

  --「正應」(Shyuou) 元年 (公元 1288 年) 到「元弘」(Genkou) 三年 (公元 1333 年)

  「文永.弘安之役」(1274 到 1281 年),亦即是蒙古人侵襲日本的戰役 (簡稱「蒙古襲來」),令日本人意識到傳統的長刀重甲,單打獨鬥的騎兵戰術根本就不是蒙古人高機動騎射集團的對手。

  為了配合新編成的輕裝甲 (低負重) 高機動部隊,「太刀」的設計偏向針對輕型裝甲。刀身重量減輕,「蛤刃」的弧度減少 (變薄)。

  「切先」形式方面,當時人們發現損壞了的「豬首切先」不容易修補,修補過後「鋩子」又會失丟,所以當時的「切先」形式改為以「大切先」為主。相對於「豬首切先」,「大切先」比較長,闊度略減,適合砍劈和突刺的用途。

  刀劍外形頗像「鎌倉」初期的「太刀」,不過「切先」較大,刀身較闊較薄,刀身彎度更進一步向上方分佈。

  「刃文」設計亦受到戰亂的影響,轉而著重於實用性。「大房丁子」、「重花丁子」等花巧 (卻容易受損) 的設計漸漸被淘汰。當時刀匠發現「直丁子」(Sugutyouji)、「片落互目」(Kataochigunome) 等新式「刃文」,在刀劍砍劈受損時,可以局限邊鋒碎裂的範圍。而且,因為「刃」(硬度高,卻容易碎的鋼料) 佔刀身的闊度不多,所以刀身可以保持有足夠的高韌度物料,以支持全刀的抗折斷能力。

  有別於以往的刀劍,「桶」離開「切先」常常預留了一些距離。這個做法容許修補刀劍時,可以將「切先」改低,而不影響「桶」的完整性。(註:改低「切先」還是會令刀劍失去「鋩子」。) (註:桶 字應該為 木 部加 通。)

  此外,這時亦出現了一種單斜邊開鋒,較為便於維修的「片切刃造」太刀,形式異常獨特。

  隨著鍊刀技術的進步,有「沸出來」特徵的刀劍終於出現了。「刃」夾雜了粗細兩種鐵晶體,所以強度能更進一步的提高。

  「地景」、「金筋」、「稻妻」等表面紋理 (「動」) 亦在這時出現了。(註:動 字應加上 人 部。)

  人們對短刀的需求亦有所增加,尤其是為配合甲冑,佩帶於右腰的「馬手指」(Metezashi,又稱「右手指」) 短刀。「馬手指」的「中心」略帶彎度。由於有穿刺敵人甲冑空隙的用途,所以刀身比較狹窄。

  正應 (Shyuou)、永仁 (Einin)、正安 (Shyuan)、乾元 (Kengen)、嘉元 (Kagen)、德治 (Tokuji)、延慶 (Engyu)、應長 (Ouchyu)、正和 (Shyuwa)、文保 (Bunpou)、元應 (Genou)、元亨 (Genkou)、正中 (Shyuchiu)、嘉曆 (Kariaku)、元德 (Gentoku)、元弘 (Genkou) (註:「元弘」之後的「正慶」 (Shyukei) 期入於「北朝」,所以不在「鎌倉」時期之列。)

  大和國 (奈良) <龍門> 延吉 <當麻> 國行 <尻懸> 則長 <手搔> 包永 <保昌> 貞宗

  丹波國 (兵庫.京都) <丹波來> 帛 國俊 (註:帛 字中的 巾 字應改為 田 字。)

  備前國 (岡山) <吉岡一文字> 助吉 <古長船> 長光、景光 <帛 田> 真守 <鵜飼> 雲生 <古元重> 元重 <和氣> 重助 (註:帛 字中的 巾 字應改為 田 字。)

  --「建武」(Kenmu) 元年 (公元 1334 年) 到「明德」(Meitoku) 四年 (公元 1393 年)

  1333 年「鎌倉幕府」滅亡,公家政權重返,史稱「建武中興」。不過兩年之後政權又再一分為二,成為南北兩朝,戰禍亦從此綿延不絕。戰爭模式以集團式的戰鬥為主,亦有以大批步兵圍攻騎士的陣法。為了應付步兵的圍攻,當時就出現了騎兵專用的特長柄「大太刀」。

  「大太刀」刃長 85 cm 到 1 m 不等。以闊身薄刃為主要特徵,而闊薄的平刃則稱為「大段平」(Oodanbira)。「切先」部份亦較以往的刀劍更闊大。

  由於刀身奇大,攜帶不甚方便,往往要靠侍從將刀 搬運 到前線。到臨陣之際,侍從手持刀鞘,武士提柄拔刀,方能將過長的「大太刀」拔出鞘來。戰鬥的時候,侍從還要帶著刀鞘,走入陣中,一直追隨正在揮刀的武士!

  用來對付「大太刀」的特製長槍 / 薙刀在這時出現了,令騎兵戰術續漸式微,這種限制多多的「大太刀」亦很快被淘汰出戰場。

  這段期間,日本的刀工都受到「相州」的製刀風格影響,例如在「備前國」就生產了不少所謂「相傳備前」風格的刀劍。

  「大太刀」流行期間,同時出現了刃長約 70 cm 左右,新品種的「打刀」(Uchigatana),用以配合「大太刀」的應用 (類似較後期「刀」與「差」的配對)。

  此外,刃長約 35 cm,闊身平刃 (平造),刀身微彎的小型「差」亦流行起來。這種「差」稱為「延文.貞治形」(Enbun.Jyujigata)。

  (註:「南北朝」尚未建立「差」與「短刀」的長度訂制,所以當時兩種稱呼都是相通的。事實上「延文.貞治形」常被視為有「差」長度的「短刀」)。

  刀劍經過長年的損耗,加上後來的「德川幕府」對刀劍長度製訂了嚴格的限制,歷代收藏家 / 武士都會選擇一些優良的刀劍,改短之後再好好保存。因為「南北朝」的刀劍被視為歷代刀劍中最鋒利者,所以亦是最熱門的 改短刀 之一。

  建武 (Kenmu)、延元 (Engen)、興國 (Koukoku)、正平 (Shyuhei)、建德 (Kentoku)、文中 (Bunchiu)、天授 (Tenjiu)、弘和 (Kouwa)、元中 (Genchiu)

  建武 (Kenmu)、曆應 (Riakuou)、康永 (Kouei)、貞和 (Jyuwa)、觀應 (Kanou)、文和 (Bunwa)、延文 (Enbun)、康安 (Kouan)、貞治 (Jyuji)、應安 (Ouan)、永和 (Eiwa)、康曆 (Kouriaku)、永德 (Eitoku)、至德 (Shitoku)、嘉慶 (Kakei)、康應 (Kouou)、明德 (Meitoku)

  --「應永」(Ouei) 元年 (公元 1394 年) 到「文祿」(Bunroku) 四年 (公元 1595 年)

  自「室町時代」開始,「太刀」續漸被較為便利的「打刀」(亦即是「刀」,Katana) 所取代。當時更有刀劍的設計介乎於「太刀」與「刀」之間,甚至有的在「中心」的底面兩邊都刻上「銘」,容許用者自行選擇用途。

  以 正常 的「太刀」而言,設計頗為接近「鎌倉」初期的刀劍,即是刀身較窄,「切先」較細的式樣。不過,「鎌倉」初期「太刀」的彎度比較靠近「中心」,而「室町」時代「太刀」的彎度則向上分佈。

  應永 (Ouei)、正長 (Shyuchyu)、永享 (Eikyu)、嘉吉 (Kakitsu)、文安 (Bunan)、寶德 (Houtoku)、享德 (Kyutoku)、康正 (Koushyu)、長祿 (Chyuroku)、寬正 (Kanshyu)、文正 (Bunshyu)、應仁 (Ounin)、文明 (Bunmei)、長享 (Chyukyu)、延德 (Entoku)、明應 (Meiou)、文龜 (Bunki)、永正 (Eishyu)、大永 (Daiei)、享祿 (Kyuroku)、天文 (Tenbun)、弘治 (Kouji)、永祿 (Eiroku)、元龜 (Genki)、天正 (Tenshyu)、文祿 (Bunroku)

  美濃國 (岐阜) 善定兼吉 <三阿彌> 兼則 <奈良> 兼常 <得印> 兼久 <德永> 兼弘 <良賢> 兼宗 <蜂屋> 正光 <室屋> 兼在

  備前國 (岡山) <應永備前> 盛光、康光、師光、經家 <吉井> 吉則

  --------------------------------------------------------------------------------

  --「應仁」(Ounin) 元年 (公元 1467 年) 到「文祿」(Bunroku) 四年 (公元 1595 年)

  合用於單手砍殺,刃長約為 65 cm 左右的「片手打」(Katateuchi) (「刀」的一種) 出現了。因為是單手使用的刀劍,刀柄不需要太長,「中心」部份亦都較短。為保証刀身整體的強度,刀身闊度造得頗為均一,「切先」的闊度不會比其他部份少很多。

  這時,刀刃短於 60cm 的刀劍都被製訂為「差」,不過,實際的用途可能與「刀」無異。

  因為對兵器的急切需求,這時出現了大量粗製濫造的刀劍,有所謂「數打物」(Kazuuchimono) (數支刀劍一次過製成) 和「束刀」(Tabagatana) (多支刀劍綑束成一扎作一次過的售賣) 等低劣品。採用粗劣的鋼材,或無「銘」,或隨意刻上買家的名字,或抄襲名匠的銘文,有的連「造邊」工序 (即焊合幾種不同硬度的鋼料以製成刀身) 都省略了,根本就稱不上是真正的「日本刀」。

  這時流行的「延文.貞治形」差,刃長約為 40 cm 左右,多作「平造」設計,刀身無彎度。

  「差」雕刻在這時開始流行起來,題材以為主,例如「尊像」、「稱號」、「劍龍卷」、「獨鈷突劍」、「梵字」等式樣。

  一種名為「鎧通」(Yoroidoushi) 的「短刀」出現了,設計針對甲冑,有巧細的刀尖,寬闊的刀身,橫切面呈三角形。此外,「寸詰」(短小)、「諸刃」(雙刃) 等形式的短刀亦相當流行。

  應仁 (Ounin)、文明 (Bunmei)、長享 (Chyukyu)、延德 (Entoku)、明應 (Meiou)、文龜 (Bunki)、永正 (Eishyu)、大永 (Daiei)、享祿 (Kyuroku)、天文 (Tenbun)、弘治 (Kouji)、永祿 (Eiroku)、元龜 (Genki)、天正 (Tenshyu)、文祿 (Bunroku)

  美濃國 (岐阜) 兼定、兼元 <善定> 兼吉 <三阿彌> 兼則 <奈良> 兼常 <得印> 兼安

  備前國 (岡山) <末備前> 則光、祐光、利光、勝光、宗光、忠光、祐定、清光

  --「慶長」(Keichyu) 元年 (公元 1596 年) 到「元和」(Genna) 九年 (公元 1623 年)

  「慶元新刀」即是「慶長」和「元和」時期生產的刀劍。同樣是戰火不息的時代,刀劍以實用為主。

  刀身整體的闊度頗為平均。「切先」甚為闊大,可以抵受激烈的砍劈。「刃」多帶「相州傳」特色,以「沸出來」結構的「大亂刃」最為流行。相對於「南北朝」時期的「打刀」(同是典型戰亂時期的刀劍),「慶元新刀」的刀身比較厚重。

  這種實用刀劍的出現,往往代表著時代的動盪。事實上,到後來的「幕末」時代,類似的刀劍設計亦一度流行起來。

  當時亦有不少「南北朝」時期的「大太刀」被改短至 70 cm 左右,當作「刀」使用。

  除了傳統的「玉鋼」外,當時有部份刀工採用由歐洲輸入的「南蠻鐵」(Nanbantetsu) (又稱「瓢簞鐵」,Hyoutantetsu) 作為材料。例如直屬於「德川」家族的名刀工「越前康繼」的作品,會有「以南蠻鐵於武州江戶越前康繼」的銘文,以證明刀劍由「南蠻鐵」製成。

  山城國 (京都) 埋忠明壽、堀川國廣、伊賀守金道、丹波守吉道、越中守正俊、出羽大掾國路

  --「万治」(Manji) 元年 (公元 1658 年) 到「天和」(Tenna) 三年 (公元 1683 年)

  「關原戰爭」(1600 年) 之後,「德川家康」穩操政權,更將政見不同的「大名」(Daimyou) (諸候) 一概除名,並收回其領地,令日本一度出現大量的「浪人」。「浪人」要回歸仕途,最快的方法就是以武術名家的身份,靠武藝重振名聲,因而間接鼓勵了劍術文化的盛行。有別於「桃山時代」(同是尚武的時代),「寬文新刀」並不著重於復古,反而較偏重新風格的發展。

  因為劍術家慣於劍道場使用的直身竹刀,認為砍劈和突刺的功架同樣重要,所以當時刀劍的彎度減少了 (太彎的刀劍不能作準確的突刺)。

  稱為「濤瀾刃」(Touranba) 的新「刃文」開始出現,另外亦流行「數珠刃」(見於名刀工「虎轍」的作品)、「石堂丁子」、「拳形丁子」(見於名刀工「國助」的作品)、「簾刃」(見於名刀工「丹波守吉道」的作品)、「足長丁子」(見於名刀工「一竿子忠網」的作品) 等。

  「寬永」(Kanei) 十五年 (1638 年),「德川幕府」立法限制刀刃的長度:「刀」的限制約為 80 cm,「差」的限制約為 48 cm。當時刀刃的長度多在 68 cm 左右。

  「江戶」時代有不少富商喜歡佩帶製作精美的「差」或「短刀」作裝飾,如此的風氣一直到「幕末」才停止。

  「江戶」和「大阪」是「寬文新刀期」刀劍生產的樞紐,兩者的製刀風格各有不同...

  「江戶」的刀劍多著重於鋒利程度和砍劈性能。「刃」的設計精美,卻不失實用性。在闊度較大的「亂刃」上,會局部減輕在「物打」部份的「刃文」的深度,以防止折斷。帶有「裁斷銘」的刀劍在這時出現。當時有不少刀工流派的第一代宗師在「江戶」崛起,例如復興「備前傳」手藝的「石堂派」刀工、以「相州傳」和「鎌倉中期」作品為模仿對像的「備前一文字」一派等。

  「大阪」生產「差」較多。「刃區」的「刃文」有多種「燒出」的設計。「大阪」的刀匠多為刀工流派第二代 (或以後) 的傳人。

  萬治 (Manji)、寬文 (Kanbun)、延寶 (Enpou)、天和 (Tenna)

  山城國 (京都) 東山美平、二代伊賀守金道、近江守久道、二代來金道、三代丹波守吉道、二代越中守正俊

  攝津國 (大阪) 井上真改、北窗治國、土肥真了、二代河內守國助、肥後守國康、伊勢守國輝、越前守助廣、近江守助直、二代大阪丹波守吉道、大和守吉道、一竿子忠綱、陸奧守為康

  武藏國 (東京.埼玉.神奈川) 江戶三代康繼、大和守安定、上總守兼重、虎轍、興正、對馬守常光、石堂是一、大村加卜

  肥前國 (佐賀) 三代陸奧守忠吉、二代河內守正廣、出羽大掾行廣、播磨大掾忠國

  --「貞享」(Jyukyu) 元年 (公元 1684 年) 到「寶曆」(Houreki) 十三年 (公元 1763 年)

  安逸的時代,武士都沉迷於奢靡墮落的生活。為重振武風,幕府第八代將軍「德川吉宗」,於「享保」 (Kyuhou) 四年 (1719 年) ,命手下眾「大名」列出各領地刀工的名單,並選拔當中優秀者作為刀工的代表。

  「享保」六年 (1721 年),各刀工代表應邀到「江戶城」去鍛造刀劍。其中功力最高的三家刀工,「薩摩國」的「正清」跟「一平安代」,「筑前國」的「重包」和「紀州」的「重國」,更得到在「銘」加上「一葉葵紋」(Aoimon) (「德川」家族的徽號) 的特權。其中「正清」和「一平安代」更獲得領地作為獎勵 (「正清」和「一平安代」同為「相州傳」的傳人,作風亦相近)。

  「德川吉宗」為提倡武士道的種種努力卻得不到預期的效果... 幕府下的武官依然貧困,善於理財的 武士 一直受到重用。當時的刀劍大多華而不實,是武士道廢退的表現。武風不振,全國對刀劍的需求大減,刀工都難尋立足之地。

  相對於「寬文時代」的刀劍,「元祿期」的刀劍有較大彎度。「切先」比較小巧。「刃」和「刃文」多有花巧如畫的「研磨」加工。

  貞享 (Jyukyu)、元祿 (Genroku)、寶永 (Houei)、正德 (Shyutoku)、享保 (Kyuhou)、元文 (Genbun)、寬保 (Kanpou)、延享 (Enkyu)、寬延 (kanen)、寶曆 (Houreki)

  山城國 (京都) 三 / 四代伊賀守金道、二代和泉守金道、五 / 六代丹波守吉道、三代越中守正俊、武藏守歲長

  攝津國 (大阪) 大阪三代丹波守吉道、一竿子忠綱 <大阪石堂> 多多良長幸

  武藏國 (東京.埼玉.神奈川) 武藏太郎安國 <江戶石堂> 二代常光、後代是一

  --「明和」(Meiwa) 元年 (公元 1764 年) 到「文政」(Bunsei) 十二年 (公元 1829 年)

  當代刀劍學家「鎌田魚妙」的著作中,往往提及名匠「越前守助廣」和「井上真改」的刀劍,評價甚高。他們的作品作風豪壯,有濃厚「大阪」式復古「新刀」的風格。

  「刃文」設計方面,「助廣」喜歡用「沸出來」結構的「濤瀾刃」,「真改」則愛用「直刃」。此外,「備前傳」名匠「濱部壽格」的「拳形丁子」亦相當流行。

  因為刀工都採用大量生產的「玉鋼」作材料,所以一直都造不出有地域性特色的「地肌」紋理來。到了「文化」(Bunka) 九年 (1862 年),「江戶」名匠「水心子正秀」著書提出了「復古鍛鍊法」,即是以製作「古刀」的法門鍛鍊刀劍。「水心子正秀」認為只用「玉鋼」來製作刀劍的「皮鐵」是不足以令完成品出現「地肌」,要造出「地肌」,就必需要配合多種碳含量不同的鋼料 (例如古代建築留下的鐵釘),如此的手法稱為「卸鐵」(Oroshigane)。

  不過,由於刀工都習慣於「新刀期」比較敷衍的製刀手法,所以除了極少數的名匠,如「武藏國」的 「(虎轍) 興里」和「繁慶」以外,其他刀工大多不會以「卸鐵」法製刀。

  明和 (Meiwa)、安永 (Anei)、天明 (Tenmei)、寬政 (Kansei)、享和 (Kyuwa)、文化 (Bunka)、文政 (Bunsei)

  --「天保」(Tenpou) 元年 (公元 1830 年) 到「明治維新」(Meijiishin) (公元 1868 年)

  史稱「幕末」(Bakumatsu),為政治極之混亂的年代。浪人和旗本武士都需要實用性高的兵刃。

  「水心子正秀」提倡的「復古鍛鍊法」在「天保」(Tenpou) 時期終於得到了認同。不少刀匠以「大阪」形式的「新刀」作為模仿對象。低彎度「大段平」(Oodanbira) 設計的特長刀身,外貌倒有點像「南北朝」時期的「太刀」。

  當時興起了一種名為「講武所拵」的刀柄 / 刀鞘裝組模式,刀身配上 30 到 40 cm 長的手柄,「柄卷」(Tsukamaki) (包著手柄的魟魚皮) 多作白色。(註:「講武所」是「安政」{Ansei} 時期「幕府」開辦的練武場所,著名的練成者有「大久保一翁」、「山岡鐵舟」、「榎本武揚」等)。另外,一種名為「突兵拵」的獨特裝組模式亦同時出現,刀鞘有微微收窄的鐵底端。

  天保 (Tenpou)、弘化 (Kouka)、嘉永 (Kaei)、安政 (Ansei)、萬延 (Manei)、文久 (Bunkiu)、元治 (Genji)、慶應 (Keiou)、明治 (Meiji)

  --------------------------------------------------------------------------------

  日本人所講的「拵」(Koshirae),即是刀身與刀柄、刀鞘等的裝組方式。裝組方式可以分為「拵」與「白鞘」(Shirasaya) 兩種。有人曾經作此比喻:「拵」是刀劍出外時的衣服,「白鞘」則是刀劍的寢衣。

  除了刀鞘和手柄外,有部份刀劍裝具會以金屬製作,例如用鐵、「山銅」(Yamagane) (粗質的銅)、「素銅」(Suaka) (淡紅色的純銅)、「赤銅」(Shiakudou) (黑紫色的金銅合金)、「四分一」(Shibuichi) (有四份之一以上的成份為銀的銅合金,色呈灰綠)、「真 俞」(銅鉛合金)、「Sahari」 (銅錫鉛合金) 等。(註:俞 字應加上 金 部。)

  - 「杠 目地」(Mokumeji) (帶有「杠 目肌」的鐵製裝具) (註:杠 字應為上 木 下 工。)

  - 「魚子地」(Nanakoji) (有魚卵般突起的細粒,常見於「赤銅」製的裝具)

  - 「腐」(Kuchirakashi) (用抗酸材料塗在式樣的表面,再在周圍以酸質浸蝕,令式樣更加浮突)

  - 「鍍金」(Tokin) (將半溶在水銀中的金銀塗在式樣表面,再將水銀燒去)

  - 「片切彫」(Katakiribori) (以斜鋒鐵鑿雕刻,完成品留有鐵鑿的痕跡)

  - 「肉合彫」(Shishiaibori) (連底式都有深淺變化的浮雕)

  - 「鋤出彫」(Sukidashibori) (細線雕刻的手法勾劃出主題,然後鋤去底式,成為簡單的浮雕)

  - 「薄肉彫」(Usunikubori) (雕刻較淺的「肉合彫」,製作難度極高)

  為了加強美感,有的裝具的雕刻式樣中鑲嵌了不同顏色的金屬,鑲嵌手法如下:

  - 「布目象嵌」(Nunomezougan) (在鐵器的雕刻中嵌入金銀箔。

本文链接:http://at-polyma.com/guanjianchang/75.html